闯黄灯撞逆行被判赔51万 上诉称逆行者应承担同等责任

图片 1

闯黄灯时,司机赵某与逆行电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赵某被认定负事故全部责任。但赵某认为,闯黄灯只是轻微违法行为,与闯红灯的违法性质不同,电动车则有严重交通违法行为,不应由其承担全部责任。一审法院认定赵某应负事故全部责任,赵某不服提起上诉,今天上午,本案二审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闯黄灯”撞上逆行车 该咋判?

闯黄灯撞上了电动车

被告不服一审判决 上诉称逆行者应与其承担同等责任

去年6月18日,赵某在驾车通过门头沟区某路口时,与李某发生交通事故。经交管部门认定,赵某负事故全部责任,李某无责任。

图片 1

事故发生后,李某住院治疗129天,被诊断为左胫骨平台开放性粉碎性骨折、左下肢皮肤坏死、左小腿皮肤挫裂伤、胃穿孔术后。

赵某开车闯黄灯与骑着电动自行车逆行的李某相撞,一审法院认为,闯黄灯与闯红灯性质一样属于违法,赵某应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判决赵某与其保险公司赔偿李某各项损失共计51万余元。赵某不服,提起上诉。昨日市一中院二审开庭,赵某表示,李某骑车逆行,至少应该与他承担同等责任。庭审中,双方就闯黄灯是否应该与闯红灯责任一致展开激辩。

治疗完成后,李某将赵某、平安保险公司起诉至门头沟法院,索赔各项损失73万余元。

闯黄灯撞人被索赔73万

赵某表示,在事故发生时,自己驾车正常行驶,并未超速,而李某是骑电动车超速逆向行驶,交管部门的认定书中并未载明这一情况,因此其仅应承担轻微过错责任。交管部门的事故认定书不是认定民事责任的唯一依据,应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综合评定。

去年6月18日,赵某驾车通过门头沟区某路口时,与李某发生交通事故。交管部门认定,赵某负事故全部责任,李某无责任。事故发生后,李某住院治疗129天,被诊断为左胫骨平台开放性粉碎性骨折、左下肢皮肤坏死、左小腿皮肤挫裂伤等。治疗完成后,李某将赵某及其保险公司起诉至门头沟法院,索赔各项损失73万余元。

同时,赵某还向法院提出鉴定李某的电动车是否属于机动车的申请,但李某表示,事故造成电动车严重损坏,已经无法骑行,因此已经将车辆卖出,无法进行鉴定。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当日赵某驾驶小客车由西向东行驶至门头沟区某路口处时,适有李某驾驶电动自行车由东向西驶来,赵某车辆左前部与李某车辆前部接触,造成李某受伤,两车部分损坏。

一审:闯黄灯违法应负全责

庭审中,双方确认,赵某驾驶机动车由西向东,在黄灯亮起时尚未通过停止线,在黄灯亮起后继续向前行驶,越过停止线进入路口,赵某系直行;李某前行时遇有对向向左转弯车辆,遂避让至对向最里侧的机动车道,即赵某所在车道,在路口内与越过停止线继续直行的赵某车辆发生接触。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公安部在2012年第123号、124号令中明确规定机动车驾驶人“闯黄灯”行为系违反交通信号灯的行为,应处以罚200元和记6分的处罚。虽然该规定在随后实际执行过程中因争议较大暂时搁置,一般情况下对“闯黄灯”行为不予以行政处罚,但从法律规定的角度,并未改变对于“闯黄灯”行为的禁止性规定,亦未改变对该行为的否定性评价。

一审法院判决赔偿51万

而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李某由东向西行驶被左转车流拦截,其向左前方避让可以尽快通过路口,且并不必然导致交通事故的发生。而当时交通信号灯已经变为黄灯,按照交通信号灯的指示,其前方路口内不应再有车辆越过停止线继续通行,因此无法由此判定李某对事故负有过错。

针对“闯黄灯”行为如何认定的问题,门头沟交通管理支队向法院陈述称:“依据相关法律,黄灯亮后通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未通过停止线的车辆禁止通行。闯黄灯属于违法行为……未通过停止线时强行通行,其后果等同于闯红灯……对于该起事故,赵某闯黄灯是事故发生的全部原因,故我们判定其承担全部责任。”

故法院采信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赵某负事故全部责任,判决其赔偿李某19.8万元,平安保险公司赔偿32万元。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赵某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涉案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存在查明事实不清和认定责任有误的情形,且该证据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故法院对其证明力予以采信。根据相关条例,黄灯亮时,仅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言外之意即未越过停止线的车辆是禁止通行的。对于应禁止通行而继续通行的行为,其违法性和可能导致的后果,与“闯红灯”并无二致,应由相关当事人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故一审法院判决涉案保险公司赔偿李某各项损失共计32万元,赵某赔偿李某各项损失共计19万余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