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动力电池龙头“降本危机”来袭后补贴时代迎深度洗牌

图片 1

凤凰网汽车讯
近日,松下电器产业株式会社公布了其2017年度财报,在这一年间,松下实现了实质性增收增益,全年销售额为79822亿日元(约合4622亿人民币),以车载、能源、工程自动化等领域为中心实现了增收。而在汽车相关产业中,到2022年3月底,松下希望将汽车电子和机电系统收入翻倍(约合1447亿人民币),而电池芯业务对于实现该目标来说相当重要。

新能源汽车产销两旺的2018年,却是动力电池行业的“多事之秋”。从政策补贴滑坡、行业产能过剩到原材料价格波动,推动了动力电池行业的深度洗牌。

图片 1

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00750.SZ,以下简称“宁德时代”)、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002594.SZ,以下简称“比亚迪”)等本土动力电池巨头正快速扩张,行业集中度进一步加强。与此同时,特斯拉携手松下、韩国LG化学以及三星SDI在电池成本端不断进行压缩。

松下首席执行官Kazuhiro
Tsuga表示,将与特斯拉联手在中国生产锂电池芯,这将会在特斯拉国产时进行。松下是特斯拉主要的电池供应商,松下负责生产锂电池芯,而特斯拉将锂电池芯组装成电池包,供电动汽车使用。

日前,国际分析机构瑞士联合银行提供报告显示,对松下、LG化学、三星SDI和宁德时代的电池进行测试评估,发现特斯拉和松下合作的锂电池成本最低,达到了111美元/kWh(约合人民币771元/kWh)。而来自国内的宁德时代,则以成本超过150美元/kWh(约合人民币1042元/kWh)位列末尾。

为了让特斯拉只选用自己的电池,松下大手笔投资了特斯拉在美国内华达州的电池“超级工厂”,所以松下顺理成为特斯拉Model
3车型的锂电池独家供应商。

就电池制造成本以及产能利用率等问题,宁德时代相关负责人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时表示,希望低调专心研发技术,对瑞银上述报告则没有发表看法。比亚迪方面则回应表示,当前比亚迪电池业务通过规模效益、技术创新(各类电池技术领域的研发)、精益管理三方面使成本实现逐步下降的趋势,具体数据属于商业机密,不方便回答。

降本压力严峻

随着国家补贴的逐渐退坡,国内动力电池企业面临的降价压力更加严峻。据了解,进入2018年以来,整车企业对动力电池企业提出了更大的降价要求,普遍要求成本约为1.2元/Wh,相比2017年降幅约为25%。

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欧阳明高曾公开表示,中国、美国和欧洲在电池平均成本上的目标分别为1元/Wh、0.1美元/Wh(约合人民币0.69元/Wh)和0.1欧元/Wh(约合人民币0.78元/Wh),横向比较之下,我国企业1元/Wh以上的价格偏高,未来更理想的目标应为0.1美元/Wh。

尽管宁德时代的成本价格在国内占据优势,但相比国外巨头仍有一定差距。据上述瑞士联合银行的报告显示,特斯拉超级工厂生产的松下电池成本是0.11美元/Wh(约合人民币0.76元/Wh),而其中宁德时代的电池成本约0.15美元/Wh(约合人民币1.03元/Wh),在四家企业中成本最高。瑞银预计这四家电池生产商在2025年之前将掌握70%的市场份额,未来两至三年,电池成本将下降约10%。

统计数据显示,宁德时代的销售毛利率从2016年的43.70%降至2017年的36.29%;而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宁德时代的销售毛利率已进一步下滑至31.27%;惠州亿纬锂能股份有限公司(300014.SZ)锂离子电池的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同比增长219.60%和236.41%,营业成本增长幅度大于营业收入,毛利率下滑4.05%。

财富证券研报认为,目前在电池价格每年降价10%~15%的预期下,宁德时代要保持利润的增长,主要取决于销量的增长,而公司目前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40%,未来提升空间不大,企业存在着销售增长不及预期、产品价格下跌超预期等风险。

国轩高科股份有限公司(002074.SZ,以下简称“国轩高科”)也在今年半年报中提到,动力锂电池的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分别增加8.71%和18.24%,毛利率下滑5.44%。预计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变动幅度为1.43%至13.36%,原因之一在于受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和行业竞争激烈影响,动力锂电池产品售价下降。

据悉,前三季度锂电池行业内公司累计实现营收1494亿元,同比增长33.2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0.25亿元。今年以来锂电池企业普遍营收高、利润低,且应收账款居高不下,诸多企业业绩增幅放缓,乃至出现亏损。

中国电池工业协会副理事长王敬忠表示,动力电池还有降价余地,随着工艺技术不断成熟,成本才进一步降低。目前,新能源车的购买成本比燃油车高出十几万元,从长期使用角度,新能源车的成本平衡点在5~6年,才能把燃油车价格优势逐渐抵消。真锂研究首席分析师墨柯提到,补贴发放延后导致企业应收账款增高,企业的资金成本会往电池成本中平摊,把银行利息的资金成本等往产品中摊销。

“妖钴”横行

动力电池是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部件,成本占整车的30%~50%,随着新能源汽车政策补贴退坡,动力电池企业也要承担相应的降价压力。在后补贴时代结构性产能过剩的情况下,如何有效降低电池成本,成了关乎电池企业生死存亡的问题。

11月6日,国际行业巨头嘉能可被刚果政府限制了进口或出口任何材料或生产的行为,其中即包括动力电池的重要原材料钴矿。据美国地质局勘探数据显示,全球钴矿储藏量仅有720万吨,而刚果金的钴矿储藏量约占60%。

受上述消息影响,国内钴价一度两日大涨5000元/吨,相关上市公司股价集体上行。实际上,钴价自2015年起就持续飙涨,两年里暴涨近3倍,最高时价格达到了8万美元/吨。据报道,钴供应商提醒汽车制造商,钴短缺可能会破坏电动汽车的增长。根据欧盟委员会科学咨询联合研究中心的说法,从2025年开始,此材料将供不应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