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项目上马 奇瑞斯巴鲁破冰?

来自芜湖市环保局的一则项目环评公告,让本已转入沉寂的奇瑞斯巴鲁合资项目再次引发关注。

10月29日,芜湖市环保局官网“通知公告”栏发布了一则项目环评公告。这则标题为“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年产20万辆乘用车合资项目环境影响评价第一次公示”,因其“乘用车合资项目”的独特身份令人疑窦丛生——因为就在两天后,国家发改委正式下发公告,投资超过百亿元的奇瑞捷豹路虎合资项目正式获批,项目选址在江苏常熟。

在此之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奇瑞还有其他合资项目有可能选址在总部所在地芜湖市。尤其是当奇瑞与美国以色列集团合资组建的观致汽车,以及奇瑞捷豹路虎这两大投资均超百亿的大项目相继落子江苏常熟这样的长三角核心地带后,没有人会预料到奇瑞还会在其他合资项目的布局上杀个“回马枪”。

环评公告显示,奇瑞“拟通过引进先进的产品和生产技术,建设年产20万辆乘用车项目。项目建设内容包括整车生产及与其配套的发动机生产和研发中心。”据悉,项目拟建厂址位于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占地超过1700亩,拟年产20万辆中高档乘用车,投资总额为76.8亿元。

“这的确是奇瑞为重启与富士重工合资生产斯巴鲁项目所做的努力,目的就是一旦双方合资谈判取得实质性突破,可以最快速度通过政府审批。”接近奇瑞的知情人士上周告诉记者,奇瑞斯巴鲁合资项目从数月之前传闻最甚的大连被迫“移师”芜湖,可能是奇瑞希望借助本地政府力量闯关成功。

对此,奇瑞总经办相关负责人以“暂时没有可公开的信息”为由拒绝置评。而环评公告中提及的为该项目提供技术咨询的评价机构——机械工业第四设计研究院的相关人士,同样以“客户需要保守商业机密”为由,拒绝透露更多关于参评项目的具体信息。

选址芜湖?

“参与环评的项目会在本月中旬二次网上公示,二次公示完后还要进行公众和社会团体参与的社会问卷调查,如果这些流程都顺利走完,预计12月初就可以通过当地环保部门上报环保部。”环评机构的相关人士上周告诉记者,报批一个整车项目,往往要先拿到环评和能评等基础性报告,才能启动由地方发改委向国家发改委报批的手续。

对于刚刚完成环评第一次网上公示的奇瑞神秘项目而言,充其量只是万里长征刚迈出第一步。但如果联想到奇瑞斯巴鲁项目组一行10人,早在半年前就曾实地考察芜湖港国际集装箱码头(芜湖港储运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600575)就会发现,实际上传闻中秘密推进的奇瑞斯巴鲁合资项目,最终选址芜湖可能并非股东双方仓促之间的决定。

今年6月20日,芜湖港储运党群工作部发布在公司官网的一则“公司要闻”显示,当天下午奇瑞斯巴鲁项目组一行10人来国际集装箱码头考察,公司总经理李健陪同考察,向客人介绍了集装箱码头生产、建设和规划发展、通关环境及相关配套设施等情况。而在一个多月前的新东方之子上市发布会上,奇瑞董事长兼总经理尹同跃还大方承认,双方仍处在“热恋”当中。

另据记者了解,奇瑞斯巴鲁项目组组长,正是奇瑞股份副总经理、现任奇瑞鄂尔多斯分公司总经理李立忠。

公开资料显示,李立忠是毕业于清华大学的汽车技术专家,在加盟奇瑞之前先后工作于天津市汽车研究所、天津夏利汽车厂、天津汽车工业有限公司。在任奇瑞公司副总经理分管研发和工艺等工作期间,主持了QQ、东方之子、旗云、瑞虎、A5车型的开发和生产准备工作,以及长达8年的奇瑞CVT无级变速箱项目的自主研发。

今年8月,奇瑞宣布公司高管大“换防”,李立忠的职务被调整为主管奇瑞鄂尔多斯分公司整车业务,并分管采购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6月率队奇瑞斯巴鲁项目组考察芜湖港时,李立忠的真实身份还是奇瑞股份副总、奇瑞大连分公司总经理,而奇瑞斯巴鲁合资项目在此前最热门的选址就是大连,而被认为为奇瑞在大连开辟除芜湖总部之外最大乘用车基地立下“汗马功劳”的李立忠,无疑是在幕后主导斯巴鲁合资项目落子大连的“头号功臣”。

2009年9月,奇瑞汽车大连生产基地正式落户大连保税区。2010年12月,奇瑞首度证实与富士重工接洽,就合资国产斯巴鲁汽车进行谈判。半年后的2011年5月,业界传来奇瑞斯巴鲁达成合资协议并上报国家发改委消息。而在日本媒体率先披露的报道中,与日本隔海相望且具备深水港优势的辽宁大连,已经成为该合资项目落户的不二之选。

去年7月,大连当地媒体《半岛晨报》援引保税区管委会主任卢林的公开表态称,大连斯巴鲁汽车项目已经报国家发改委审批。“而去年和斯巴鲁谈判的时候,确定的选址还是填海区,后来经过斯巴鲁反复权衡,决定选址二十里堡,这对保税区汽车物流城的进一步开发建设无疑是个巨大的利好消息。目前保税区正全力以赴争取斯巴鲁项目早日落地。”

二度闯关

就在大连翘首以待奇瑞斯巴鲁“联姻”喜讯时,来自发改委的“否决令”给意向合资的股东双方泼了盆冷水。据悉,由于丰田汽车持有斯巴鲁母公司富士重工16.5%的股份,是其最大股东,奇瑞合资生产斯巴鲁的项目则等同于丰田汽车在中国设立第三家合资工厂(继一汽丰田和广汽丰田之后),此类做法违反国内产业政策的相关规定(同一类产品只允许两家合资)从而遭到发改委拒绝。

来自日本媒体的报道称,去年9月,国家发改委已明确告知富士重工,因不符合相关产业政策要求,将否决其在中国与奇瑞汽车组建合资公司的申请。

今年2月,富士重工业社长吉永泰之对外表示,虽然中国合资项目遭遇严峻的困难,但否认会放弃在中国的建厂计划,同时也表示“希望就如何做才能实现目标,寻找一切可能性”。

将合资项目选址从大连“移师”奇瑞总部所在地芜湖市,则被认为是富士重工为扭转合资项目审批“卡壳”这一不利局面,向奇瑞和当地政府所做的一个妥协。即便如此,业内对于奇瑞斯巴鲁合资项目二度闯关的前景仍持谨慎乐观态度。

“考虑到地方政府利益可能受损,安徽省和芜湖市两级政府都不乐意奇瑞将整车合资项目转移到外地。”接近当地政府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奇瑞前期报批时之所以要将合资项目落户大连,更多是为了照顾日方意愿,因为后者更青睐大连的气候和生活环境。

“实际上,在大连斯巴鲁方案遭发改委否决后,奇瑞曾试图将这一合资项目‘移师’某一线大城市,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利用当地政府的影响力,尽快让合资项目拿到批文。”另据接近奇瑞的知情人士透露,这一设想最终并未成行,而考虑到斯巴鲁进口配件以及将来组装新车再转出口需要港口,因此具备内河深水港优势的芜湖也成为为数不多的选项之一。

记者了解到,除芜湖总部的四个整车工厂,奇瑞目前已经在内蒙古鄂尔多斯、河南开封、贵州贵阳、江苏常熟和辽宁大连等地设立了多个生产基地。其中,拥有或者毗邻港口优势的只有大连、常熟和总部芜湖。而在此之前,奇瑞已经有观致和奇瑞捷豹路虎两大整车合资项目落子常熟。

除了选址有变化外,新上合资项目较奇瑞斯巴鲁此前报批的方案,在新增内容和投资额度的提升上也备受关注。

芜湖环保局官网公布的项目环评公告显示,这个规划20万辆、投资近80亿元的合资项目,将“利用在建的奇瑞汽车第五工厂冲压、焊装、总装三大生产车间及联合站房等设施;新建涂装、树脂和检验车间,以及研发中心、污水处理站、成品车停放场及试车跑道等;新增发动机生产线。”

“从‘中高档乘用车’产品定位到产能规划和投资额度,都与当初奇瑞斯巴鲁项目的规划如出一辙。”前述接近奇瑞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根据此前奇瑞与斯巴鲁达成的合资协议,双方初期将投资20亿元先期启动一个年产5万辆的整车工厂,后续产能还将扩大到15-20万辆。

而最新规划是产能和投资额度一步到位,其中新增研发中心、试车跑道和发动机工厂等涉及核心技术研发的配套设施,促使产能规模和投资规模都成倍放大,这样做显然更容易够上合资门槛。而利用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启动建设的奇瑞第五工厂部分工艺,将大大缩短新工厂建设周期。

重估机会

经过重新“包装”二度闯关的奇瑞斯巴鲁合资项目,这一次能否成功闯关呢?一位来自参与项目环评的评价机构人士预计,答案最快将在明年上半年揭晓。而在日系车整体消费环境突变的当下,奇瑞斯巴鲁合资项目重启的“政治环境”似乎并不理想。

“我们也注意到奇瑞和斯巴鲁方面有新动作,但并不看好这一合资项目能顺利获批。”进口斯巴鲁国内最大代理商庞大集团的一位高层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在现有产业政策短期内不可能发生“逆变”的前提下,丰田是富士重工大股东的地位同样将阻碍斯巴鲁在华寻找合资伙伴。

而奇瑞斯巴鲁一旦合资成功,受冲击最大的当属贡献斯巴鲁国内七成销量和销售网点的庞大集团。目前,庞大集团旗下的100多家斯巴鲁4S店覆盖区域遍及全国20个省市。

“当下,斯巴鲁日系品牌的身份稍显敏感;与此同时,奇瑞刚刚拿到与捷豹路虎100多亿元的合资项目,加上此前已经启动的观致汽车项目,如果斯巴鲁项目获批,意味着奇瑞必须同时运作三个合资项目,对其人才、资金和管理的挑战甚巨。”前述知情人士分析称,考虑上述因素,发改委可能短期内不会核准该合资项目。

长期代理奇瑞品牌的某经销商老总告诉记者,如果对照奇瑞捷豹路虎的合资协议看,双方在合资模式上的确有所创新,尤其是通过该合资项目的推进,对于提升中方在技术研发和品牌管理上的能力,都大有裨益。

对于“重启”后奇瑞斯巴鲁项目能否成功闯关,奇瑞官方给出的回应是,因双方仍在洽谈中,不便对其发表任何评论。而截至发稿时,记者亦未能联系上斯巴鲁中国方面,对于双方合资项目审批悬疑进行置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